黄金广告位招租:13727944447

状元林大钦

作者:Admin  打印本页   更新时间:2010-2-23 13:27:47  返回首页

(一)状元出世

    每年农历正月初八至十六日塘湖寨游神赛会二郎都来做客,嫁出女儿一住就是好几天
    明朝正德六年,塘湖寨游神赛会时,大钦,肚里已怀着近十个月了还是照例到隆庆享母住下来,想不到正月十六日早晨,早产临盆,这可急坏了母按习俗,嫁出女儿不能在母家产育,怕对母家不吉利。要送回婆家又来不及。怎么办呢?最后有想出了一个主意:在后院井边围了一块谷答,盖上一领被单,就算做产,接生婆及一切应用杂物都没有,谁也不去打理她。谁料,过了一会儿,婴儿却顺顺当当出世了,而早已干涸见底的古井,也立即涨满了温井水。程用手捧起温泉给婴儿沐浴,用被单把婴儿包好,然后,抱回母亲休息。
    接着,游神队伍来了。奇怪得很,每一顶神轿,刚从大巷转入隆庆巷时,都折了轿杆,神轿纷纷掉落地上,有的神偶跌出轿来,没有跌下来的也摔脱了乌纱帽。原来,众神的职位,都比这位未来的状元公小得多,小官遇见大官,当然要马上要下轿鞠躬行礼。
    同年在隆庆巷出生的除了大钦长大了状元外,还有两个长大做官的人,一个是布政使刘子兴,一个是太仆寺卿成子学。人们便把这条巷称为“三贵巷”;程氏因为在此做客产贵子,所以这条巷又叫“寒客巷”。


(二)红鞋换乌靴

    明朝正德十三年元宵夜晚,年方八岁的林大钦,刚到外面游玩回家,看见母亲和婶母满脸愁容,忙问出了什么事,两位长辈告诉。薛中离挖新溪,他家的一块维持生计的“香丁田”围在挖溪标签之内,日后无田收租,日子不知如果过呵!林大钦听后,明天一早,他即去找薛中离情。
    薛中离是附近龙溪都(庵埠镇)薛陇村人,正德十二年中了进士,第二年请旨回乡省亲,并请旨在动莆都(进金石镇和沙溪镇)桑莆山麓兴修水利挖新溪。经过勘查之后,便在俊桥直溪至田溪一带田地上,插旗定线,动员附近民众,隔年正月二十四日开工。
    隔天一早,林大钦跑到薛中离驻扎的大堂擂门,薛中离以为有什么大人物来找他,立即穿戴衣冠,还命令部下也整装列队迎接。一开门,见是一个稚气未消的孩童,心中十分生气。看见林大钦穿着绿衣服,变问:“这只小青蛙,跳到这里来做什么?”林大钦指着他的大红蟒袍说:“青蛙来找熟蟹。”薛中离越发不满说:“早出日头不成天!”林大钦不甘示弱地顶回去:“日落西山无久时!”这唇枪舌剑到使进士大人暗暗叹佩少年奇才,于是转为温和的口气,问其来意,林大钦便把原委诉说一遍,还指出山脚下有荒地可挖溪,无须占用良田。
    薛中离想要试一试林大钦的才能,便说:“听说会做诗,你对诗吧,你对得好,便听你的,好吗?”林大钦问他要对什么诗。他说:“每人四句,都要以三字同头起句。三字同旁承句,二四两句中,一定要含有头两句中的那三个字。”林大钦满口应承,请他先吟,他便吟着:
    三字同头官宦家
    三字同旁绸缎纱
    如今穿着绸缎纱
    乃为官宦家
林大钦脱口而出,大声朗诵:
    三字同头大丈夫
    三字同旁江海湖
    将来走遍江海湖
    便是大丈夫
薛中离哑口无言了,只好对林大钦说:“你说的事,就等我们再作商议吧!”
    林大钦高兴地辞别出门。殊不知一大堆乌黑黑、粘糊糊地泥池,阻住他的归路。他想:刚才来时。路上还干干净净的,莫非是薛进士令部下搬池泥来刁难我,他无意中回头一看。见薛中离悄悄地来到他的后面,断定怀疑没有错了,于是,他也不把脚上的红鞋脱掉,一边从容踩过池泥,一边高声吟咏:
    红鞋换乌靴
    朝官随后行
薛中离闻言,彻底佩服了,便叫他站住,从袖里掏出一对蜜柑,掷给他,他连忙接住道谢。
    林大钦跑回家里,亮出了两个蜜柑,对母亲和婶母说:“我领了薛进士的‘情’啦。”原来,柑与橙同类,橙与“情”潮州话同音。
    薛中离给林大钦“领情”之后,便把溪道改向山脚下一片荒地中去。
    后人为了缅怀这位为民兴利的良吏,便把这条溪命名为“中离溪”。

 

(三)林大钦改名

    林大钦原名叫林大茂,七岁时,父亲就让他读书,聘请了一位叫郭绵山的,做他的“开笔”(启蒙)老师,十岁起,就到叶幕先生执教的学堂上学。
    有一天在上学路上,看到一个汉子,身边带着大公鸡等实物,标写着不少对联的上联,让人们对下联,声称对得上联的,即将公鸡等物奉上,对不上的就要输给他十文钱,那公鸡旁边的上联是:
    公鸡头顶鬃
林大钦见很多人都对得不好,便跃跃欲试。他对那汉子说:“阿叔,我来试对,若对得着,我不拿你的鸡;若对不着,也不输给你的钱好吗?”那人见是乳臭未干的孩子,便夸下海口说:“你输了,免还钱,你赢了,我这大公鸡白白相送。”在众人的鼓励下,大茂便说:“那好,我来对!”说着就念出下联:
    母羊颔垂须
这一来,果然博得一片赞赏声。
    大茂赶到学堂,大家已上课好久了,何况怀里还抱着大公鸡,叶先生一见大怒,便欲执罚。大茂把经过一说,叶先生这才消了气,叫他把公鸡缚到学堂外的竹架下,随口说:
    竹架满园,岂能成林大茂
大茂不加思索,脱口而出:
    梅花魁首,何曾从叶先生
叶先生当头一棒,预料这弟子将来能飞黄腾达,因而征得他爹同意,给他改名林大钦,含有让大众钦佩和大科天下之意。大茂从此便用大钦这个名字。


 

(四)少年夺魁

    林大钦十五岁上海县城(今潮州市区)考秀才,考生们齐集在学官门口,钟声一响,大家争先恐后蜂拥而入,看门官见林大案钦拼命往里面挤,便说:
    急水冲沙粗在后
林大钦也接着说:
    强风吹谷瘪居前
说后,等大家走完了,他才从容不迫地进入考场。
    考试过后,主考官在评阁林大钦的文卷时连连称赞,甚为赏识。认为应当把他列为秀才批首。恰巧这时,有个官员来找主考,主考把林大钦的考卷,随手塞入靴里,忙与那官员说起事来,主考送走官员,回到家里,换靴时,一时忘记把文卷取出来。等到放榜时,大钦见榜上无名时,就垂头丧气回到家里。
    事后,主考才发现林大钦的文稿在靴里,深感后悔,但是补救还来得及。为了再试探林大钦的捷才,便命两个差役,扛了一个叫做“钦”的特大铜制乐器,外带一个大鼓,到林大钦的村里把绑在两棵大数之间。顿时,人人都来围观,林大钦也在人群中,就是无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等到差役“咚咚咚”地擂了三通鼓后,林大钦这才欢呼起来:“我考中了!我考中了!”人们问他有何根据?他说:“两树即两木,两木即是林;林中吊了个大钦;大鼓“咚咚”声,就是说我林大钦‘中中中’!”差役佩服他的才能,说这哑眯完全被猜中了,众人才恍然大悟,纷纷为他祝贺。
    林大钦欢天喜地地随差役来到学堂官,主考立即在学官前的秀才榜上,补上了“林大钦”但个字。这种做法被百姓誉为补榜“传胪”,使林大钦更加出名,做到“后来居上”。

 
 
(五)黄山脚不识大鸟
 
    林大钦十五岁考中秀才后,一直在家乡和外县教书。
    一天,他回家时走错了路,误了时辰。来到黄山脚下时,天色将晚,在一个叫白沙滩和黄土洞交界的角落。恰好遇见一个人,就开口向那人要求借宿。
    那人是黄山脚下的一个秀才,看见来者是一个白面书生,定是文学人士,便提出要与他赋对,对得好,才肯代为效劳,林大钦满口应承。那人就脱口而出:
    水牛下水四边水
林大钦很容易就对下来:
    山羊上山两头山
那人看见农民挑柑回村,便说:
    三个木旁柑桔橙
林大钦说:
    三个竹头篮箩筐
那人又说:
    柑桔橙贵于篮箩筐
林大钦说:
    篮箩筐装着柑桔橙
    林大钦分明是赢了,那人不服,适逢路边有个神庙,一个妇女要着签筒,求神抹煞她丈夫逐掉小老婆,那人便以此为题,诵出上联:
    “妻逐妾”,妻逐妾,妻为逐妾来求神
     手要签筒“妻逐妾”
这上联极难对下去,因为“妻逐妾”既是摇签筒的音响,又是求神的内容,要如何对上呢?他正苦思无计。忽然,有个妇女,扶着失明的丈夫,吹着笛子走来,那笛声是卜卦的专用信号,他立即来了灵感,朗声对下联:
    “妇扶夫”,妇扶夫,妇是扶夫去卜卦
     口吹箫管“妇扶夫”
这是绝妙巧对!“妇扶夫”既是行动,有使音响,这一对就压过那秀才了。
    这时,有人提了一篮田螺经过那里,林大钦就向那秀才提出,有他出上联,秀才答应,他便说:
    看这篮田螺,为炒同样满,炒熟同样满
    未吃同样满,吃了也是同样满
那秀才指着那盲人手:
    观那位瞎子,白天一般眯,黑夜一般眯
    无睡一般眯,睡后依然一般眯
这明显是拿残疾人来开玩笑,林大钦闻言极为气愤,指责那秀才不能如此放肆,秀才恼羞成怒,骂他说:
    白沙滩头,白路白鸡缔白昼
林大钦回敬他说:
    黄土洞口,黄家黄犬吠黄昏
这一来,那秀才便打发雷霆,揪住林大钦要打,惹得众人都来围观。有个老汉上前调解,问林大钦是什么人,为何到此于人争吵?
    林大钦没有正面回答 ,只是指着那个当地秀才,诵出一首诗来:
    黄昏独自到此间
    山前无处把身安
    脚酸路远难行走
    牛羊归家我心寒
    不曾结交四方友
    识尽读书也枉然
    大鹏飞过庭前树
    鸟巢栖宿又何妨
那老汉听出味道来。原来此诗的句首联起来,正是“黄山脚牛不识大鸟”八个字。老汉很有涵养,并不生气;也知村里这个有文墨的人,一贯蛮不讲理,真有点象“黄山脚牛”,何况他的名字叫黄文丑,正符合这个意思。可见来人骂得好,接着,老汉便来问来客是谁?林大钦说出自己的姓名来,老汉和村里人都如雷贯耳。恭恭敬敬地请他吃饭和住宿。
 
(六)田滕对诗
 
    有一年春天,林大钦外出会友,来到一条田间小路,他的前头走着一个手抱小孩的少妇,迎面走来了一个挑竹笋的硬汉,那硬汉本来可以在田那边大路口等一下,让少妇和林大钦先走过来去,但他不这样,硬冲下来,要少妇和大钦下田让路。天气冷难脱鞋下去,怎么办呢?
    那硬汉有点文墨,以前见过林大钦,认识他,便提出与他对诗,大钦当然答应,那硬汉便说:
    担轻货重轻挑重
林大钦即接着说:
    脚短路长短行长
硬汉又念出另一对的上联:
    竹棰挑笋父携子
林大钦看见附近农民在拔秧、插秧,便续了下联:
    稻草缚秧母抱儿
    那硬汉佩服林大钦的对联诗对得巧妙,便乖乖地退让,有少妇和林大钦顺利通过田间小路。
 
 
(七)林大钦赋对
 
 
    有一次,林大钦到某地过渡,艄公出了上联要他对:
            南船载西瓜,逢东风打来北港
他一时苦思无计,忽听岸上有个农妇对一个姑娘说:“夏莲,你拿个舂篓来,盛些冬蟹去秋溪送阿姑。”他这才了了灵感,对了下联:
            舂篓装冬蟹,命夏莲送去秋溪
    他在银湖教书时,有一天,书斋门口来了一摊打铁的,打铁噪音影响了教学。他请打铁师傅搬到别处去,其中一个老师傅说:“我拿出一对对联让你对,你对得妙,我们便搬走;先生若对不来,那就……哼哼!”他同意了,老师傅便即景指着院后的花草说:
            银湖后院虎耳草
林大钦对着说:
            金石宫前龙眼花
他早上路过金石宫前来银湖,看到处龙眼树开花,所以就用此上了,而且“金”胜“银”,“前”胜“后”,“龙”胜“虎”,“花”胜“草”。他取胜了,老师傅还不甘心,又出上联:
            锤是铁,砧是铁,铁钳挟铁铁打铁
他思索了一下,便对下去:
            目观书,耳听书,书斋教书书传书
这样一来,打铁师傅就只好把摊子搬走了。
    后来,林大钦在附近的西林村任教。村中员外孙天叙寿旦时,有个乞丐老向他要饭,他对乞丐说:”待我写对对联。让你拿去献给员外,定有赏赐。”说后就取下红纸写着:
            天增岁月人增寿
            春满乾坤福满堂
这对对联竟成为后世的迎春佳联。经久流传,至今还是广为抄贴。
    孙员外一见林大钦贺联,当然格外喜欢,除给乞丐赏钱赠食外,还要请林大钦来赴寿筵。孙员外的大二女婿翁万达、陈乙松。都认为林大钦天生傲骨,不肯轻易被请,翁万达说:“请将不如激将。”他立刻写了一首诗,差人送给林大钦。
    林大钦展开一看,只见诗中写着:
            割尽牛头肉
            借刀杀猪烹
            传书人不见
            一语寄丹青
他知道这是一则字谜,谜底是“午刻专请”。不去又怕人才笑他鲁钝,连这简单的字谜也猜不出,于是,便于午时正刻抵达到家。
    孙员外见他少年英俊,才学超群,又是为人师表,便请他坐上首位,反让早已进士及第的翁万达退居次位,翁万达心中不服气,即使于他作对:
            眼曾(睛)子,鼻孔子,曾子反居孔子上
林大钦不甘示弱,即贴出下联来:
            眉先生,须后生,先生不及后生长
翁万达被将了一军,再出对子进击:
            西林树高,鸟小毛稀,欲飞腾还难展翼
林大钦紧接着吟下:
            东涧水浅,龙长角现,未得志暂且栖身
翁万达连打败仗,一时无话可说,忽见林大钦蹲着做对后,仍用那姿势挾菜进食,便乘势挟着虾蟹请他,并随口说:
            叉手蟹,鞠躬虾,专敬林先生弟
林大钦有意摆动着他原来的姿态说:
            献爪龙,展翅凤。特朝朱天子爷
    如此一来一往,使翁万达既输了又服了,真是不打不相识。一经交锋便成知己。他愿作冰人从中做伐,把第三小姨匹配林大钦,三小姨见林大钦才华横溢,造就不胜欣喜了。
    后来,翁万达当兵部尚书,陈乙松当工部侍郎,林大钦状元及第。孙员外的三个千金都有显贵,便被人颂为“三女贵”。
 
 
(八)于鬼作对
 
    那一年,林大钦上省城广州参加乡试,考中举人之后,同众举子一道,到佛山祖庙进香,佛山是有名的“香镇”。到此进香的人很多。    
    那一夜,林大钦住在刻栈里,恍惚之间,看见一个鬼魂,出现在他眼前,鬼魂自称他是上届举子,也来这里进香,因对联诗对不过徼夫、渔夫,觉得无颜在世见人,便在这店悬梁自尽,如今,那些对子还想不出,对不上,真是死不瞑目呵!知林先生是文曲星,特来请教。
    林大钦问完那鬼是些什么对子对不上?那鬼说:只有樵夫的一对我对得不完满,那就是:
          此木是柴山山出
          白水成泉夕夕多
其余的我就归不来,例如一个香客的上联是:
          佛山香镇香山佛
正念也是,反过来念也是,天下哪有什么下联可读得上呢?林大钦说:你也够差了,为什么会没有下联呢?你听:
          南海观音观海南
那鬼一听,甚觉有理,又提出当时此客店店主的上联,也是他续不下的:
          三更半夜三更半
林大钦说:这也容易嘛,你再听:
          八月中秋八月中
那鬼说:
          逐角鹿独宿
大钦说:
          栖篱鸡齐啼
那鬼又提到一个渔夫的上联:
          龟圆鳖扁蟹无头,全身有壳
林大钦对着说:
          鳅短鳝长鳗有耳,三者无鳞
……
那鬼还提出不少他生前苦思无策的绝对,都被林大钦一一击破,迎刃而解,那鬼自愧不如,自认死而无怨,最后离开时,还出了上联要请林大钦对下联:
          老师真活窍
林大钦说:
          小鬼应死心


 
(九)筵席对诗词
 
 
      林大钦上京赶考时,路上结识了王、李两个举子,相随同走同宿。林大钦盘川有限,他俩却是富家子弟,经常大吃大喝,有一次,在一个旅馆住宿时,他俩乘林大钦外出之机,大摆酒筵,准备痛饮,恰好林大钦回来,他俩觉得不请大钦嘛,不大好意思,要请他嘛,则有点不甘。于是便有意刁难,半打风趣地提出个人各吟诗一首,吟得好就吃,吟得不好就一边看人吃,大钦问:此诗是怎样个作法?王举子与李举子交头接耳一番。然后说:“每人吟四句,一定要用‘朦朦胧胧,明明白白、容容易易、难上加难’这些字作为每句的结尾,好吗?”林大钦应好要让他们先吟。
    王举子首先吟哦起来:
          天落雨就朦朦胧胧
          日一出就明明白白
          天自己要下雨就容容易易
          天不下雨硬要它下就难上加难
    李举子接着也出口成诗:
          墨未墨就朦朦胧胧
          笔一写就明明白白
          会写的来写就容容易易
          不会写的硬要他写就难上加难
    林大钦笑着也朗诵起来:
          我在外面朦朦胧胧
          进来后就明明白白
          有钱者要请人就容容易易
          无钱者要请有钱者就难上加难
王、李两人一听,既尴尬,又佩服大钦,只好愉快地请他同饮。

 
(十)累坠压倒江南枝
 
 
       林大钦上京斧试途中,一日,恰好与江南众举子一过渡。众举子都是江南望子弟,衣着华丽,行李贵重。他们笑林大钦自己带着简单的包袱,又无书童随伴,就瞧不起他,暗中叽咕着说:“这样的人有什么才学可去赴试?”有一个举子说:“我们同渡的人都来做诗,若吟不做者,就请他上岸回去吧,好不好呀?”他们一致叫好。那举子提议以岸上果实累累的是石榴为题,托物抒情,大家就一一吟哦起来了。
    他们见林大钦一言未发,有人就说:“看来你是不会吟诗的了,连这累累石榴果坠折枝头的确景物,都无灵感吟咏,倒不如趁早上岸回家吧!”林大钦紧接那人的话,出其不意的大嚷:“‘累坠!’累坠!……‘众人讪笑着说:“我们是在吟诗,你怎么大嚷什么‘累坠’、‘累坠’来了?”林大钦说:“我就是在吟诗哩!”众人说,“‘累坠’能算什么诗?”林大钦说:“请听下去!”接着就把诗朗诵出来:
    累坠累坠兮
    累坠压倒江南枝
    且待剖开琉璃肚
    露出真珠玛瑙儿
    众人一听,知道这诗语带双关,是真正的赋物抒情,都觉得自己的才学不如林大钦,便再也不敢鄙视他了。 
 
 
(十一)状元游街
 
 
    林大钦高中状元,御赐游街,他头戴金花乌纱帽,身穿大红蟒袍,手捧钦点皇圣诏,足跨金鞍朱鬃马,前呼后拥,旗鼓开路,欢声雷动,喜炮震天,遍街张灯结彩。到处人山人海,气势非凡,热闹异常。
    正在皇宫“养心阁”养神静坐的皇太妃,听知新科元游御街,立即由宫娥扶送至临街处的“五凤楼”。要来瞻观新科状元模样。不意迟来一步,状元的高大红马刚刚过去了“五凤楼”前,太妃便命太监追去,传她口诏,命林大钦重新走回,让她一观。这可急坏了他!不朝见太妃是有罪的;但历来状元游街都是有进无退;若是把头掉转过来,则是变成他主动来看太妃,更加失礼,这见是如何是好呢?聪明机灵的林大钦,即把马头勒住,把乌纱帽倒转过来,两手弯向脑后,反剪作揖,头朝后仰着,动了三下,作为“三叩首”,并说:“臣新科状元林大钦,向太妃娘娘请安,愿娘娘千秋,千千秋!”说后,就恢复原状,朝前走去。这位太妃也是潮州人,就用潮州话笑骂他:“短命仔,贤死,心事好死!”
    据说皇帝是“圣君嘴”,后妃的嘴也“圣”,林大钦被皇太妃这一骂,果然成了“短命仔”,三十出头就死了。

 
(十二)状元府的波折
 
      林大钦高中状元,衣锦回乡,奉旨营建状元府。当大墙建后要上梁的时候,那扛杉的民工中,有个文质彬彬的老者。独自一人吃力地掮着一条大梁走着。人们争着要与他合扛,都被他辞掉,还边走边气喘呼呼地说:“任何人来我都不要,除非林大钦来与我合扛!”“哇!老头儿如此大胆,口出狂言!”监工和差役把他骂了一顿,扭送到状元驾前,请状元处罚他。
    谁料林大钦一见此人,急忙步下台阶,躬身作揖,毕恭毕敬地掺他坐到交椅上,连说:“先生恕罪!生员迎接来迟,失礼了!只是先生你年高德绍,为何来劳苦呢?”
    原来,老者是林大钦的开笔(启蒙)老师、凤廓(郭陇)人郭绵山,他富有正义感,一直埋怨林大钦自从高中榜首之后,少年得志,飞扬跋扈,但又苦无办法直进一言,故而用此苦力计,以谋见一面,规劝规劝他的学生。
    他责问林大钦说:“你抽调民工,给你建状元府,为什么不给民工们付工钱,你怎对得起天地良心!”林大钦说:“这是朝廷规定,谁能改得?弟子又无这笔钱可开销呀!”他说:“既是朝廷规定,你就上朝请旨,要求另作定夺嘛!”
    林大钦本来就深知民间疾苦,经启蒙老师的再次启蒙,依然暂停施工,上京找皇帝请求拨款,不幸病死在路上。林大钦一死,蒋状元府的事也就半途而废了。所以直到现在,状元府遗址,就只有一个宽一丈二尺的石府门,和一大圈三尺宽,丈二高的围墙了。
     林大钦在上京之前,还交代监工们,从建状元府的木材中,拨一部分最好的送给郭锦山,现在,郭陇沟头的“绵山公”里面的大柱,就是当年林大钦赠送的好杉木。

上一篇:林懋先一门英烈
下一篇:林之望、林介弼传略
网友分享

站内搜索
相关文章
中国林氏宗亲网推荐榜
  • 世界林氏宗亲总会世界林氏网马来西亚林氏宗亲总会泰国林氏宗亲总会柬埔寨林氏宗亲总会新加坡林氏九龍堂自治会雅加达林氏宗亲总会福建省晋江市闽南比干庙林茂光将军专栏中国林氏站长博客浙南寻亲归祖
    欢迎提供宝贵意见東井圓佛會寻根网-中国专业寻根搜索网

     

热门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