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广告位招租:13727944447

论林孔著公是一名战场上的战将

作者:林叔恭  打印本页   更新时间:2011-8-22 20:50:00  返回首页

再论孔著世系来龙去脉(上半部)

孔著公三十五世裔孙叔恭执笔
《西江月》词曰:
岁月朦胧谱破年代迷惘心焦
知错怕改实不妙误传就得注销
一心怏怏艰涩,两泪汪汪苦熬。
丢祖忘空有孝,枝杆坚决接好。
再调《西江月》一首:
贞元平闽禆将,拓展漳郡孔著。
身经百战未见输,铜壶宝鼎之祖。
奉诏南下平贼,领军汝宁兵府。
跋涉千里不觉苦,爱兵护民良师。
民间兴浪,一场烦事一场梦;朝廷复雨,几度狂涛几度痛.
自古以来,林世系枝繁根深叶茂,长林源远流长。盖闻万物之有本,而本源泉在于天地。百姓之有根,而根本在于源头祖先矣。
由於朝代如日月轮转,三皇五帝常常更换,旧王朝灭亡了,新的王朝又起来了。正如三演义开头所的:“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反正古代,在神州大地,几乎年年的战火不停息过的,兵燹之灾乃是连绵不断的。每当国社会动荡,民间骚乱,战火就会自动烧起,老百姓就无法安居乐业了。别遇到兵荒马乱的时候,走散走失无法找到,亡更是常常的事儿,还谈得上什么屋书籍被烧了。连自身的生命安全都无保障,还谈得上去写什么家谱宗谱谱呵!
林氏裔孙家家户户,如一棵一棵的大树。那树木到了长大的时候,就会枝杆粗壮,树叶茂盛,分成丫杈了。三千多年来,每朝每代的林氏裔孙,大多数是个勇往直前,坚韧不拔的性格儿。故此众多的裔孙,人人为了成家立业,走江湖,闯海外,因而林氏世孙遍布五湖四海,以及全球各大洲的每个角落。家家奋斗不息,个个吃苦耐劳,故尔林氏的代代子孙,人文荟萃,科第蝉联。文武仕官,忠臣孝子,更是代不乏人。更何况每朝每代的林氏裔孙,人人为了奋发图强,家家为了生活富裕,都要与天斗,与地斗,与田园的收成好坏斗,与日食三餐的温饱斗呵。但是有的为了养家糊口,一旦生活上过不下去,就得不得不移徙外地与外乡,移徙高山与深谷,移徙海的孤岛,甚至于离乡背井,徙居外洲或遥遥远方而另起锅灶了。
确实不管是战争的年代,还是和平的年代,年年复年年,冬去春又来,是有一些勇敢的林氏裔孙,干脆带着全家的男女老少,移到海外别洲去谋生的。更有一些强悍的勇敢的宗亲子孙,是从那个外洲,再移到别的外洲去了。因此上,林氏的宗亲,是一代比一代英勇向前奋进的。事实证明,当代获悉,全地球的每一个大角落,都有林氏宗亲们的子孙徙居的。真如松柏开花结子,随风撒到哪里去,都能落地生根吐芽长成大树的。可以这么说,在全地球的六大洲,哪个地区美丽,哪个地方优越,哪个地方有钱赚,就有林氏的后辈子孙居住的。退一步说,如果发现哪一颗星球上可以居住人,勇敢的林氏子孙们,定会毫不迟疑,毫不示弱争着去的。
现说林孔著公的上下世系:林孔著,是长林世系二十二世圣公的五十九代孙,乃是二十三世林放公的五十八代孙,也是长林世系二十四世通公的五十七代孙呵。这是有谱有史可查的,非是无根无据的。
林孔著公的祖先,是从济南郡移徙下邳后,再从下邳移徙光州固始的。林孔著的父亲,以及叔伯堂亲们,皆是布衣的身份,乃是唐玄宗李隆基的时代人。父辈正好与长林世系八十世的尊公、苇公、藻公、著公、荐公、晔公、蕴公、蒙公、迈公、蔇公、萍公等同一辈份的。也就是与九牧等公同一个辈份的。即便说,林孔著的爷爷与长林七十九世的韬公、披公、昌公等人同辈的。其父母双亲是同九牧的众多兄弟和萍公同一辈的。而林孔著本人,是同长林世系的惠公、恕公、应公、凭公、总公、悫公、志公、愿公、逊公、庸公、愈公、恩公和思公等人同一辈份的。这一些,乃是全部有谱牒可查的。世系族孙,如水分流,如树分杈的。
林孔著公,大约生於唐肃宗李亨的上元二年,即是公元七六一年辛丑。父亲与叔伯堂亲们,多是布衣小康之家,但其父亲略懂些文墨史籍的。其爷爷和祖上,是从下邳移徙光州固始的。林孔著从孩提的时代,就特别聪颖好学,读书可以过目不忘的。在家中,就如尖锥脱颖,显露出头角了。的一举一动,更是处处显示他的聪明才智来的。林孔著略微长大些,就跟着父辈等人学文习武的。真是一个罕有的能文能武,文武双全的好少年。因而使得他后来青壮年之期,在投军的短短一年里,就能成为一个有勇有谋屡建奇功的闻名战将,是有很大的根底和根基关系的。犹如俗话所说的,好铁好材好物才能炼出好钢的。
林孔著公确切从少年时代起,就立下鸿鹄大志的。他也确实认为,大丈夫是要有所作为的,才能对得起祖上和父亲的谆谆教导的。因此上,他终于为了捍卫不稳定的唐王朝,而自动报名投军了。
在唐德宗李适的建中元年,即是公元七八零年庚申,刚刚步入弱冠二十虚岁的林孔著,心有灵犀一点通,看中任职淮西节度使的李希烈,是一个战场上的英雄与猛将,就毫不犹豫,投身到李希烈的部下去了。是年,在神州大地,连中原地区,到处都有反唐的呼声和波浪的。林孔著是一个有为的青年,他真真实实是为了保卫大唐而去投军的。他也打算在军旅中,施展自己的才华,好好干出一番大事业来的。
事实证明,在大量的正史和偏史野史中,都能看到事实的真相的。林孔著一加到淮西节度使李希烈的部下,就投入到十分残酷无情的战斗中去的。因为那一年,魏博节度使田悦,山南节度使梁崇义,以及贪婪的李惟岳等人,公开联合起来,从多方起兵进行公开反唐。唐皇德宗李适十分焦急,因身边的几个勇猛大将,都派到边陲和边疆平乱去了。但是想到最勇猛最利害的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可以平此动乱的。德宗皇帝就立刻草诏书,下圣旨给予淮西节度使李希烈,要他顷刻起兵平掉李惟岳,魏博节度使田悦,山南节度使梁崇义等人的嚣张反唐动乱。
淮西节度使李希烈接到圣旨后,即席与身边的战将陈仙奇等人,奉诏起兵进行讨反叛的逆贼。因为李希烈的身边,有勇猛善战的将军陈仙奇,以及新参军的林孔著等人的扶助,不到一年的功夫,就先后打败了李惟岳的乱党,打退打跑田悦的嚣张气炎,并把山南节度使梁崇义打得无处藏身和无点儿立锥之地的。在短短的一年内,就把多路的众多叛军扫清剿灭,真愧得新参军的林孔著有勇气有谋略的结果。林孔著虽然是个年青的参军,却是赛过一名闻名的老军师的。真让李希烈和陈仙奇等等沙场猛将,张开眼睛刮目相看的,并且佩服得他们五体投地的。
淮西节度使李希烈领兵平定反唐的节度使田悦、梁崇义和李惟岳等等嚣张动乱之后,唐德宗李适即刻加封淮西节度使李希烈为南平郡王,兼汉南和汉北的兵马招讨使等等官职。战将有大功,就得封赏嘛。
真是有本领有本事的青年,一进到军旅中,就会自动暴露尖端脱颖而出的。林孔著就是那样,他一当上到沙场战地,气度有勇,谋略有嘉,处处打胜仗,步步立奇功和战功的。真如古往今来,林孔著是一个有勇有谋的良材战将禆将。因而李希烈和他手下的第一猛将陈仙奇,都看中林孔著是个好材好料的有用将才。结果没有多久,林孔著果然官运宏通,从十长到镇标,再从镇标到副将,犹如一步登天了。
同时,李希烈的部下战将陈仙奇,公开点名要林孔著当他的禆将。而李希烈也认为陈仙奇是一个有勇少谋的战将,恰好相反,林孔著是个有谋略有策略的健将禆将,不但可以当上陈仙奇的身边副将,而且可以当上陈仙奇身边的左右军师的。真是珠联璧合,用人对头得当了。就连李希烈的夫人,实是抢来的美女窦氏。窦氏,芳名桂娘,即是闻名于世的侠女窦桂娘也。却听窦氏桂娘对着李希烈说到:“咱们的身边眼前,比较勇猛善战的将军,要算陈仙奇一人耳。而那有勇气,有谋略,战必胜,攻必克的猛将,就要算是少年老成的林孔著一人耳。林孔著看来虽然年轻,却是青出于蓝,而青更胜于蓝矣!”能够受到侠女窦桂娘的好评,绝对非是虚夸的。
陈仙奇和林孔著两个人,都受了侠女窦桂娘的青睐的。因而李希烈就更加爱护陈仙奇和林孔著了。陈仙奇是主将,几乎住在李希烈的身边的。而林孔著是副将裨将,专门负责训练项目和主持外界的日常事务的。正如一人主内,一人主外的。
祸福难预,百事难料。人心如海,底有暗礁。安知事隔一年,最让林孔著头痛的,是主公李希烈本人。李希烈没有记住皇上唐德宗李适的多次封官和许愿,没有记重皇上的厚礼及厚爱。在公元七八二年壬戌,主公李希烈反而与朱滔、田悦、王武俊和李纳等人进行反唐。并在建中三年,公元七八二年壬戌十二月,称呼自己是天下都元帅,太尉等等官衔。又在公元七八四年甲子,兴元正月,竟然宣布称帝,国号为大楚。真有点儿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李希烈原是唐德宗李适很器重的,会有如此耐人寻味的变化,看来他的野心是很大的。那种质和量的变化,也是林孔著想也想不到的事儿,他们都是李姓的宗亲,会有如此相互倾轧和拆台的。既然身遇矛盾激化,事情堆到自己的身边眼前,林孔著虽然忠君忠勇,也只好随其自然和随遇而安了。
但是要知道,林孔著是个聪明才智过人的人,他既不会引火烧身,也不会拿自己的头颅去撞石墙的。虽然智者千虑,难免总有一失。但是不管在什么恶劣危险的场所,他都能将自己处于安全的位置上的。也就是因为有那种特殊的情况,林孔著的话儿少了许多,该说的才说几句,不该说的一句也不说了。行军打仗也如此,认为自己该做的才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就不去做了。所谓智者和愚者之分就在这里了。
欲知在公元七八四年,甲子,节度使李怀光又叛唐了。到了次年,公元七八五年乙丑,形势更加逼人,大势十分恶劣。叛党朱滔战死,李怀光战败自杀。等到贞元二年,公元七八六年四月初,因李希烈病重,侠女窦桂娘暗中唆使陈仙奇去把李希烈杀死。但是陈仙奇有些忌讳,患得患失,只好又暗中唆使医生陈山甫,给予李希烈吃的药中下了剧毒。当李希烈死后,当年的四月中,大唐王朝很快就下了圣旨,授予陈仙奇为淮西节度使。接着,没有过上几天的工夫,又有一道新的圣旨下达,专门调动林孔著即刻奔赴汝南的汝宁府兵营里,统领一军南下福建的泉州和漳州平乱。
谁知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林孔著从汝宁带兵南下不到三个月的同年七月间,刚当上淮西节度使的陈仙奇,又被原李希烈的另一部将吴少诚杀害了。真是冤冤相报,何时可了呵。要知吴少诚,原本就是一个很残暴的凶汉。这些,在正史文中是有记载的。吴少诚乃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呢!当然,陈仙奇亲自出面,亲自动手,他为了斩草除根,为了不留后患,竟然把李希烈全家七口人全部杀死。此举乃是太过份啦!要说准确些,杀死李希烈的是窦桂娘与陈仙奇为主谋的,凶手却是军医陈山甫,而林孔著是绝对没有参加的。那个时候,林孔著一直在外操练兵士的。
却说林孔著公出生于唐肃宗上元二年,即是公元七六一年辛丑。在唐德宗贞元二年五月初,奉诏从汝南的汝宁府带兵南下的。按照他们行军的路线,首先经过安徽阜南与合肥,然后横渡长江抵铜陵。再经黄山和浙西的江山抵达福建的浦城。然后再经延平府,终于到达福建的东部。而后才南下支援福建泉州与漳州的山贼骚乱。
但要知道,林孔著是从淮西节度使府,奔赴河南的汝宁府兵营的。林孔著风尘仆仆,风风火火,按照唐德宗李适的圣旨旨意,马不停蹄,即刻领兵带员南下的。这一点,却是暗中符合林孔著自己的心意和心愿的。因为那淮西节度使府,是个不安宁不安静的是非之地的。加上林孔著公本身就是一个军旅中的谋士嘛。这些内容,在古老的林氏族谱中,也能查得到的。其基本大意,不但很吻合,而且是很确切的。
再说林孔著原是一个战场上的谋士良将,他不但有勇有谋,而且文武双全,屡建奇功和战功的。从唐德宗建中二年到兴元元年的四五年的平乱剿杀和残酷的混战中,他更加是学到不少东西的。因而他在军旅之中,已经成为一名不可多得的沙场战将了。
且说林孔著原是一个闻名的战将与禆将,把林孔著调离淮西节度使府,乃是唐朝廷里头,为了消弱陈仙奇的身边有生力量的。林孔著所带的南下兵员队伍,按照行军路线图,首先是从河南的汝南汝宁府出发,经过现今的地名新蔡,再从新蔡进入安徽的阜南,然后到达安徽内地的合肥。而后,再从合肥经过铜陵和黄山等地。接着进入浙江西部的常山和江山,再从江山进入福建的浦城。随后从浦城顺路继续南下,经过建阳、建瓯、延平府。最后到达岭南道管辖的福建泉州的兼管区,即是当今的福建省会福州了。当他们行军数千里,进行长途跋涉,乃是十分艰苦的。由于天气逐渐转热,行军队伍到了浙江的江山和福建的浦城期间,相继遇到了疟疾与霍乱,以及瘟疫和夏季流行性的传染病。因而在浙江的江山死了一批兵员。由于瘟疫猖獗,在福建的浦城,更是死了不少的兵员的。这两批兵士逢瘟疫的死亡,林姓的兵员是不少的。这个凄惨的场面,可能会被人错误地引到别的队伍中去了。
林孔著公在李希烈的部下,当陈仙奇的禆将之期,是打过数不清的大小仗的,也打过千百次的大型恶战的。所以他的领军带兵经验,是相当丰富和老到的。更何况他在猛将李希烈的部下,当过几年的练兵教官呢。林孔著不但是名英勇善战的霹雳将军,而且是名有计有谋的军师。所以他所带的兵员到达目的地后,略作休整,即刻投入扫荡山贼和平乱反唐的少数民族中去。林孔著不但爱兵,而且是相当爱民的。有几批少数民族的激化矛盾,通过他本人的出面调解与调和,就和平地解决了。根本不用动一枪一刀的。林孔著是学过兵法的,他知道孙子说过的:“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所以说,林孔著公,若战必胜利,若和则平息的。
林孔著公,字秉序,号鼎峙,卒于唐敬宗李湛的宝历元年,乙己,即是公元八二五年,享年六十四岁。从他出生到归仙,先后经过了唐肃宗李亨,唐代宗李豫,唐德宗李适,唐顺宗李诵,唐宪宗李纯,唐穆宗李恒,以及唐敬宗李湛。共有七个皇帝的。林孔著公,可以称为多朝的名将了。但在后期年老多病的时候,因为唐王朝越来越不稳定,社会动荡不安,地方上又不太安宁。如公元八一五年乙未,淮西节度使吴元济又反,还有唐穆宗期间,李宗闵朋党公开作乱等等。因此上,林孔著公才入深山深林中居住了一些时日的。正如一些人所传说的,林孔著公年老之时,归隐到深山老林中去了。说归隐不大合适,也可能是身体不大好,为了辟辟暑热的而已矣。
(待续,待续,待续!)
---------------------------------------------------------------
--------------------------接上半篇-------------------------
又调寄《西江月》词曰:
战将陈犊父子,唐朝开国功勋。
跟随李渊造乾坤,协助世民为君。
高宗登基以后,为镇百粤大门。
岭南道上安生存,必派陈政将军。
且说林孔著公,绝对不是随同陈政从河南的光州固始南下的,更不是陈元光的亲姐夫。那是后来写宗族谱的个别人,找不到林孔著的父辈,使用攀龙附凤的手段,即是使用张冠李戴的手法,以及含糊不清,含糊其词,蒙混过关的说法与写法的。真真正正是一人说错,众人不明事端底细,随声附和跟着说错了。甚至后来与近代,有的人大喊大叫,说什么陈政把第九个女儿给予林孔著作妻子,林孔著是陈元光的姐夫等等。还说得有声有色呢!们敢说,就拿陈政将军和陈元光将军等人来说,也绝对不是在唐总章二年南下的。而是唐高宗李治登基以后,就下诏令心腹的陈政将军领军南下的,直接镇守南大门的岭南道,由广州都护府的长官节制的。在唐朝总章二年,由于岭南道管辖的潮州和福建的泉州一带,由土著山贼发起的几个少数民族骚乱,守卫地方上的官兵无法控制,更不是山贼的敌手,朝廷才下圣旨令广州都护府,以早镇守岭南道的陈政将军领兵入闽平贼的。陈政入闽平乱,确是直接从岭南道广州都护府(今称都督府)领兵入闽的。这些全有正史记载的。请看下面的府志正史和史册记录吧。
且说陈政的父亲陈犊,即是跟随李渊打天下的猛将陈克耕。陈犊作战十分勇敢凶猛,是个名副其实的虎将,真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陈犊父子等人,给予唐王朝的打开战场局面和垫下坚实的基础,立下了很突出的汗马功劳。也是为大唐的开基和开国立下了丰厚的功勋的。其功之大,永难泯灭也。比如说,陈克耕跟随李渊和李世民打天下之时,他一人带着父子兵,就攻克了霍邑、临汾等等几个郡,为推翻隋王朝,建立大唐王朝,而立下开国的汗马功劳。
陈政的几个兄弟,开头,都是跟随着父亲陈犊的身边打仗的。陈犊虽然领着父子兵,作战却是个个非常勇猛与勇敢的,可说所向披靡。给予唐王朝打开门面,立下了难于计算的奇功。就是陈犊与儿子陈政的兄弟,人人都是个战场的勇猛将军,又能百战百胜而不殆。因而李渊派他们的所有父子兵,到前方打恶战的李世民身边去,好助李世民一臂之力的,乃可更有把握取得胜利成果的。当在李世民麾下征战之时,陈政本身也立下不少奇功和战功的。因而陈政的父子等人,成了李世民的心腹战将的。
陈犊,又名陈克耕,其祖上属于河南许昌颖川的陈氏的,唐太宗任为大将军和功拜玉铃卫翊府中郎将。陈犊即是陈政的父亲,陈元光的祖父,唐朝开国初期,跟随李渊和李世民打仗的开国功勋。特别是在公元 618--628的十年间,乃是唐王朝统一战争的年代,先后击败薛仁杲、刘武周、李轨、王世充、窦建德、萧铣、刘黑闼,以及梁师都等等的反唐割据势力,对于陈犊与陈政父子等人,所立下的战功是不可磨灭的。
陈政,公元 616--677 年,字一民,号素轩,小时候住河东。先跟李世民打天下,以战功累升为戎卫左郎将,归德将军等。后南下广州都护府,镇守南大门的岭南道。历任行军首领与行军总管的。
陈元光,公元 657--711 年,字廷炬,少年之时,跟父陈政及祖母随军南下镇守广州都护府管辖的岭南道。他年纪少些的时候,与祖母魏敬等人,在粤东的揭阳住有一两年的工夫的。稍后随父陈政,奉旨从岭南道入闽平乱的。在作战中,陈元光虽然年纪不大,却是屡立战功的,不愧他是祖父陈犊怀化大将军的后裔的。
因而,在唐垂拱二年(686)年间,由陈元光亲自报批开漳立州的。也就是他参与平乱以后,就厉行法治,并重视垦荒,兴修水利,使得当地的老百姓,在生活上日益好转,对开发漳州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故尔为漳郡老百姓所称颂和崇拜的。后来,乃是逐步形成了民间的信仰,且立寺建庙,雕塑雕像,称为陈将军菩萨的。至今乃有很多陈将军寺庙的。香火乃是保持很兴旺的。
此外,关于陈《龙湖集》的诗集,因陈元光的父子孙四代人,都是连续为漳州刺史的。那陈龙湖的诗集,乃是陈元光的儿子陈饷 ,公元 681--742 年,孙子陈酆,公元 731--779年。子与孙当漳州刺史的任期内,特为陈元光的名头而写成的。略微想一想就明白了,陈政与陈元光的年代,每天都要打仗剿匪平啸乱的,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写诗作词的。但是他们子孙四代人,皆为漳州刺史,对开发漳州的农业生产,确确实实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的。在发动垦荒开发山区,以及筑堤岸防洪水,兴修水利灌溉农田等方面,子孙是一代比一代强的。这一点,是不可以低估忽视的。
现今,先说一说林孔著公非是与陈政及陈元光等人同期南下的。而陈氏父子等人,也绝对不是唐总章二年南下的。而是在唐总章二年,直接从广州都护府管辖的岭南道入闽平乱的。当年福建泉州少数民族的啸乱,情况是非常紧迫的,连地方上的镇标守备官员,也无能为力的。就在今天的中国,交通相当发达,有汽车、火车、快速军舰和飞机等等,乃是不可能在燃眉之急的情况下,从北方调动军队南下的。而应该从邻近的地方调动军队,才能及时得到解决的。
世人所知,陈政的父亲陈克耕,是帮李渊打天下的。而陈政本人与父老兄弟,也是帮唐太宗李世民开基平天下的大功勋的。他们父子几个人,都是李渊与李世民的心腹战将的,也受过李渊与李世民的多次封官许愿的。所以李世民的儿子唐高宗李治登基后,为了唐王朝南大门的安宁,即席下诏派心腹战将陈政等人南下,镇守广州都护府的岭南道的。那个年代,凡是大将去镇守边陲和边疆,都是全家大小老幼一起去的。如果老的太老,幼的太幼,不能一起走的话,而那些能够上战场的年青力壮者,一定会跟着走的。还有不少年壮的夫妻,几乎都是并肩作战上战场的。这种局面,在唐宋时期较为盛行的。所以说,陈政奉诏南下镇守岭南之时,乃是母亲与儿子陈元光一起同行的。非是母亲为了救援儿子陈政,亲自领军南下的。更无道理的,是儿子已经被敌方所困,还放弃防卫与守卫,亲自跑到千里之外的半途中,去迎接母亲的队伍的。那是不符合实际和逻辑的,也是不可能的事儿的。
第一,杨际平著的,唐开漳圣王陈元光自粤入闽说的文章,也提到和证明陈政和陈元光父子等人,是从广州都护府的岭南道入闽平啸乱的。
第二,确有不少文章明显提出,陈政乃是广州都护府属下的将领。也是守卫与镇守岭南道的行军总帅和行军总管的。
第三,陈元光,字廷炬,《龙湖集》评,公元一四八八年的《八闽通志》,也提到陈政和陈元光父子两人,不是从北方南下入闽的,而是由岭南道统领一军入闽平少数民族的反唐啸乱的。
第四,清世宗雍正九年,公元一七三一年,辛亥,广东通志更加明确地提出,陈元光祖父,陈犊,字克耕,先世家族颖川人。其父政,以武功战功闻名,早年镇守岭南道,归隶广州扬威府,留居过粤东的揭阳。(故尔揭阳等地,都有传说陈元光是揭阳土著人的,是粤东揭阳人的骄傲。这就说明了陈元光少年十岁多些,是由祖母魏敬带着,在粤东的揭阳住过两年多的。)
第五,《闽书君长志》,以及康熙时代的《漳浦县志》的卷一七,都明确提到陈政是广州扬威府的守将,为行军总帅和行军总管镇守岭南道的。同时,其子陈元光,也是岭南道的闻名将领的。
第六,还有好多短文博文和论文,也提到玉铃左郎将的归德将军陈政,他是广州鹰扬府(今称都督府)的行军将领与军官的。平时以行军总管镇守岭南道的。但其父陈克耕,因功勋厚重,官拜玉铃卫翊府中郎将,其妻魏敬,乃是战斗中的女英的。陈克耕病死以后,朝廷谥于忠节,赠怀化大将军等等。陈克耕乃是唐朝廷的开国功勋,也是逐鹿中原的北方闻名的勇猛战将的。跟随过李渊和李世民打天下的。
第七,在光绪期间,《漳州府志》卷二十四指出,唐朝廷下诏命令玉铃卫翊府的左郎将陈政为岭南行军总管,率广州都护府的府兵 3600 人,战将 123 员,由岭南的粤东入闽剿杀反唐的山贼和少数民族的反唐啸乱的。也就是史称的“蛮獠啸乱”的。
第八,厦门大学人类学系的郭志超和周鼎等人,也著论文说道:高宗皇帝敕命岭南道的守将陈政为朝议大夫,并统领岭南行军总管事的。还挂印绶节钺,率广州都护府兵五千六百名,统领副将许天正以下的一百二十三员,并赐医生李如刚等人偕行,从岭南道入闽的。
第九,在饶平县大巷陈氏的族谱里的陈政传也指出,岭南道的泉潮间,蛮獠啸乱十分嚣张,唐高宗即刻下诏,敕封岭南道守将陈政为唐朝的朝议大夫,并敕统领岭南行军总管事,挂印绶节钺,率都护府兵五千六百名,以及副将许天正等一百二十三员,配有医生李如刚等人,从岭南进入闽地平乱的。非是直接从北方南下的。
第十,在明朝嘉靖年间,《广东通志》就更加清楚和准确地记载陈元光的事迹的。说明陈元光少年时期,在岭南道粤东的揭阳住过和生活过的。其先祖乃是颖川人氏。其父政,以武功著称,隶属于广州扬威府(今称都督府)的将领。陈元光随父作战,有韬略,善于用兵,屡建奇功,有其祖陈克耕的风格,也有其父陈政的勇猛善战的气派。陈元光因屡立战功,累官升为鹰扬卫的将军。当闽粤边界惊扰的时候,陈元光随其父政从岭南道入闽平乱的。但又说明,在漳州设置漳郡以前,陈政和陈元光父子等人,要率军行动之时,是要受岭南潮州刺史常怀德和循州司马高琏节制的。
前半部份说了林孔著公的来龙去脉,后半部份为了申述林孔著公绝对非是与陈元光的父子同一时期南下的。那是早年各个姓氏写宗谱和族谱之时,互相攀龙附凤,以及互相依推造成的。他们乃是一时找不到头绪,一人攀错接错,后面的人只能跟着说错与接错了。如唐朝末叶以后,后梁开平年间,由于王绪、王审潮和王审知等人,在福建建立闽国并称王,说他们是从河南光州固始下来的,且对个别少数从光州固始来闽的人特别热情,于是乎,早些年代南下的北方与中原各地区的五十八姓氏的下一代,也跟着说他们的祖先,都是从河南光州固始来的。真是笑话,光州固始的地盘并不大,近百个姓氏都是光州固始来的。那样多的姓氏,就是化成蚂蚁也住不下的。因而好多老宗谱老族谱的祖籍和祖地,都设在河南光州固始的。古代人也与近代人一样,见人家要称王称帝了,就赶紧依附上去了。好沾点亲,好旁个官气,也好旁个乡亲的热气呵。
却说自古福建的闽南,地处粤东的毗连和台海的毗邻,都是山高岭陡的。即便到了唐朝的初叶,从粤东的汕头和潮州,一直到了福建的漳州和泉州,沿途的广大山区,乃处于荒山峻岭道路难走的地方。有不少的地方,森林茂密,人烟稀少,大多的少数山民与土著民家的农户,仍然处于刀耕火种的局面。
那个年代,真有不少农家与土著山民,乃是不知道谁是皇帝,谁人当皇上了。又是什么时候改朝换代了,乃是不大清楚的,也不大关心过问的。按照一些土著人的看法,有奶的就是娘,有饭吃有衣穿的就是好朝代与好皇帝的。
但是,那个时候人心不大开化,有个别的还是比较野蛮的。如那个别占山为王的歹人,学那强盗式的进行危害山野村庄与村民的。甚至于为非作歹,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什么歹事和残酷的事,都干得出来的。他们坏事越干胆子就越大的,连地方上的镇标小官员,也得受其害的。那些小官员,要打是打不过山贼的。他们只好一级一级往上报去的。或迟或早,终于报到唐王朝的朝廷里面去了。但是山高皇帝远,唐王朝乃是鞭长莫及的。加上路远交通又不方便,真如火烧眉睫,内心干着急而已。
那些占山为王的山贼,大多是对着较为富有和富裕的汉人的,所以占比例较少的汉人,受其害是最大的。而那些较为有钱有势的汉人,就强烈要求地方上的官员派兵来平定的。并且联合起来,要求朝廷派兵派员来保护地方上的安宁的。
也就是唐高宗总章二年己巳,即公元六六九年,高宗皇帝李治,终于下决心令广州都护府,转诏令镇守岭南的行军总管的陈政,并加封陈政为朝议大夫,即席率兵先行剿灭潮州地区的山贼,然后再行赶往泉州平乱的。此时此年,陈政的儿子陈元光,也随军进入闽南山区的。绝对非是陈元光是从北方南下救援父亲的。
铜壶堡宝鼎二十二世裔孙:林叔恭、林九盛、林春山。
二十三世裔孙:林普武。
                                    公元二零一零年,庚寅岁     冬至
上一篇:林觉民《与妻书》全文与译文
下一篇:林森组织的福建学生会在辛亥革命中的贡献
网友分享

站内搜索
相关文章
中国林氏宗亲网推荐榜
  • 世界林氏宗亲总会世界林氏网马来西亚林氏宗亲总会泰国林氏宗亲总会柬埔寨林氏宗亲总会新加坡林氏九龍堂自治会雅加达林氏宗亲总会福建省晋江市闽南比干庙林茂光将军专栏中国林氏站长博客浙南寻亲归祖
    欢迎提供宝贵意见東井圓佛會寻根网-中国专业寻根搜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