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广告位招租:13727944447

林语堂:风行水上的潇洒

作者:Admin  打印本页   更新时间:2011-12-30 17:22:40  返回首页
  语堂
 

  ◎储劲松

  夜逛旧书店淘得一册语堂《无所不谈》其实里边文章早已读过,一些篇章比如《古书有毒辩》、《论踢屁股》、《母猪渡河》早就烂熟于心,可见了林语堂总是忍不住心动手痒这些年,林林总总,搜罗作品已经为数不少了,甚至包括英文版的《吾与吾民》,几乎一字不识,可望着也颇觉养眼

  林是知交旧了,在“听雨歌楼上”的青涩少年时就对极为崇拜,到了“听雨客舟”的年岁,仍极景仰兼羡慕其其文之“风行水上的潇洒”。盘算起来,与林氏同时代的民文人,我敬过鲁迅、周作人,爱过梁实秋、郁达夫、张恨水,唯有对林氏之爱从未减色分毫。爱其诙谐、爱其机智、爱其博学、爱其个性、爱其风神,更爱其穿着长衫提着烟斗戴着亮闪闪的镜片坐在凳子上兀自眯眯笑的样子。

  严格来,林氏是吾师,虽然假如健在的话,绝对不肯认我这样的三流文人作学生,但他的作品在我初学写作时,的确给了我很多的启发。

  1990年冬,我就读于安庆,得了两笔奖学金,总共60元,寒酸学生时代,这虽然算不上巨款,但也的确算得上是一笔大款。领了奖学金的当天下午,我直奔安庆吴越街新华书店,买了一本《现代汉语大词典》,一本《林语堂文选》。其时我和当年许多愣头青一样,正狂热地做着文学梦,买书读书都是为了有朝一日当一个名振三山的作。那《林语堂文选》原是一套,上下两册,价格好像是每本8块多钱,我在书架前踌躇半天,最后只买了上册,一直走到校门口还在宽慰自己:“等下次得了奖学金再买下册不迟。”可是匆匆20多年过去了,《林语堂文选》我仍然只有“半部”。人生如同打麻将,总归是“遗憾的艺术”。此后我狂买林语堂,可能也有此一遗憾情结驱使吧。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汪国真的矫情诗、琼瑶阿姨的哭鼻子小以及金庸大侠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正一统校园阅读江湖。所以我当时读林语堂,是一件令众文青刮目相看的事。说实话,当时我也颇得瑟。后来数年,这半部林语堂被我翻得稀烂,批注得密密麻麻,终于到了要用牛皮纸重新包裹的地步。再后来,胡乱读书,这半部林语堂才被珍藏到老的书里。

  文字有“毒”,染人至深,林氏之人物风度神韵、宽厚胸怀、幽默言语影响我极大也就理所当然。画虎类犬也好,拾人牙慧也罢,毕竟捡得些烧饼上的芝麻,也够受用一生了。闲暇时,只要想起林氏“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之语,即生豪壮心;想起他老人家论世界大同的理想生活,即生向往心;想起他魏晋人物般风行水上的潇洒,即生艳羡心。

  而最直接又最得其真昧的影响,莫过于吸烟。我25岁以前本不吸烟,即使此前一直赞同林氏关于吸烟妙处种种之妙论(当然也完全可以说是谬论)。然而成为一个烟民之后,每每悔不当初之际,则每每引林氏之高论以自我安慰。思去想来,骨子里我受香烟这“白色小妖”(鄙人12年前首创之比喻)的诱惑,应当也有林氏的蛊惑功劳。

  林氏曾“清算月亮”,在吸烟这一点上,我恐怕要翻脸不认人,要叛师灭祖一把,来个“清算语堂”了。

上一篇:林维源与台湾的近代化
下一篇:广东东江林氏龙形拳传承包容四海
网友分享

站内搜索
相关文章
中国林氏宗亲网推荐榜
  • 世界林氏宗亲总会世界林氏网马来西亚林氏宗亲总会泰国林氏宗亲总会柬埔寨林氏宗亲总会新加坡林氏九龍堂自治会雅加达林氏宗亲总会福建省晋江市闽南比干庙林茂光将军专栏中国林氏站长博客浙南寻亲归祖
    欢迎提供宝贵意见東井圓佛會寻根网-中国专业寻根搜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