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广告位招租:13727944447

史志无记载的第一流人林君登

作者:Admin  打印本页   更新时间:2012-11-7 21:44:24  返回首页

清初清军在占领江南各省之后矛盾激化清廷对明朝残余势力、江南地主及有反清复明思想知识分子进行了残酷的打击,其有的被处以死刑,大部分被流放到东北当时的宁古塔就是流放的主要戍所,流的大部分被遣戍宁古塔。

  年仅六岁的顺治是于1644年即位的,到顺治八年正月才政。顺治政前,由叔父多尔衮等辅政,后多尔衮独摄政。这时,降清的明朝官员,并非一律都得到重用,而是按其降清的早晚、原职的高低,经过认真地“考察”后才决定如何使用的。这期间一小部分人确实得以重用,有的则是一般任用,有的也确实被批准“告老还乡”。当然被处以各种刑罚的也不在少数,刑罚中就包括斩刑和流刑(即流放)。其中,“明朝恩赐户部后军督抚的君登就是其中之一。”

  君登(廷玠)原籍福建兴华府莆田县渭消河一甲丰登社,其在明朝任职及清初情况,宁安林谱是这样记载的:“明朝拣选称臣,恩赐户部后军督抚,因明世荒旱,始祖(指林君登——笔者注)高雅名士,辞官不做,经圣上恩准带领长子林树源、三子林树盛,于顺治三年(1646年)来至塔界为民。”成为被流放宁古塔第一流人,或是第一批流人,并成为宁古塔林族的先祖

  “其父林惠卿,母胡氏。祖父林伯显,明万历年间任兵部尚书。”

  作为宁古塔林族的第一代先祖为什么要“辞官不做”并“经圣上恩准——来至塔界为民”?后人们在几次整理、修改家谱时又为什么不提及或不承认是被流放到宁古塔?再者要真的是流人为什么宁安史志上均无记载?带着这些问题笔者走访了宁古塔林家族后人,并与们做了细致地分析,得出这样的推论:

  一、其先祖因罪流放宁古塔,从先祖开始出自种种原因,就不愿意把“因罪流放”的事实告诉后人,或是特嘱其后人不要将流放一事记于谱中以免后患;其后人就是知道了也不敢或不愿记于谱中。再,林君登只知是得罪了清廷而犯下了罪过,也许并不知道这就是流放并成为流人。

  二、也许其先祖是位武将不愿动笔而没有形成文字材料。写到此处,想到了流放宁古塔较为知名的人士,史志记载的多为文人。由于文人善于书写,故能将家中之事或是所见所闻或是山水地貌等记录下来留于后人。

  三、据林氏家谱大约在清朝末期或民初期才着手,初立谱时,都是根据传说而编撰的,后在近代几次修谱时更是以前谱为据,无法修补增添新的内容,尤其是不愿意从根本上改变其先祖的由衷。

  四、找不到确实的资料或确凿的证据,不好随意修改。

  五、林君登沦为庄丁之后,有可能过着类似“隐居”的生活,对外不闻不问,对人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没有留下什么可以记载的事情、事件、传说。

  另据现居宁古塔的林氏后人林冠杰说,“因林姓保明朝的人多在明朝各级官府中任职(林俊:刑部尚书;林云同:礼部尚书;林荛俞:礼部尚书……)在清军入关后,绝大多数汉官降了清朝,并极力向清廷请谏,必须把明朝各级官府中的林姓官员流放以保朝廷无患,被清廷采纳。长时间、多批次地把福建莆田林姓从官人及其家属、近属一一发配到宁古塔”。

  张万林先生编著的《古今宁安》一书中介绍茂盛村时有这样一段:“茂盛村,解放前的老名称腰龙”,“腰龙,这是宁安境内很古老的村子,早在清朝康熙年间就有了腰龙这个名称。据史料记载,在顺治十四年(1657年),南明朝平公郑芝龙其子郑成功一直坚持抗清,当时受牵连的朝中和地方官员都受到了惩处,其中卢、陈、柳、林四姓几百人都从浙东被发配到宁古塔。”

  杨锡春、李兴盛合著的《宁古塔历史文化》一书有更为详细的记载:“清军入关之后,明朝地方官员顽强地进行抗清斗争。1659年(顺治十六年)东南沿海的抗清运动在郑成功的领导下,大举进攻长江流域,破镇江、围江宁(今南京市),攻占4府、3州、24个县。当郑成功大举进攻长江流域之时,沿江各地企图反清复明的绅士,纷纷与郑成功联系,表示支持和欢迎,有的还出资相助。当郑成功兵败退回海上之后,清廷大兴“通海”之狱,其中最主要的有“金坛通海案”、和“浙东通海案”。“金坛通海案”被斩首六十四人,有一百多人被流放尚阳堡,“浙东通海案”的首要分子魏耕、钱缵曾、钱瞻伯、潘廷聪等十余人被斩首,祁班孙、杨越、李兼汝等一百余人被长流宁古塔。”

  另有资料记载:“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清王朝移内省(指关内各省)老民四十八家至宁古塔。设官地,为官府种田、打牲(打猎或称打围)。”关于此事《宁安县志》(1989年版)的记载是:“1654年(顺治十一年)清政府移内省老民48家至宁古塔垦荒落户。”

  笔者之所以要罗列上述这些资料,无外乎想说明宁古塔林族的先祖——林君登不是辞官不做,而是因为直接或间接参与反清复明活动,或是因为受牵连而被流放宁古塔的。根据以上的分析及其被流放到宁古塔的时间来看,林君登流放到宁古塔的时间(顺治三年——1646年)要比被称为“宁古塔第一流人陈嘉猷”流放到宁古塔的时间——顺治十二年(1655年)早9年,因此可以推论林君登才是流放宁古塔第一人。

  清代宁古塔流人数量之多,远远超过前代。在这些流人之中既有平民百姓,又有官宦豪绅。一旦成为流人,就变成了阶下囚,或倾家荡产,全家远戍;或妻离子散,孤身就道。从中原或江南背井离乡,被迫奔向遥远的塞外。体弱之人,携妻带子,长途跋涉,风雨饥寒,病卧荒原。历经辛劳到达戍所后,还要受大小官员的盘剥和凌辱。林君登就是在这种大时代背景下,又在流人共同的遭遇中苟延残喘地生活着,哪还有心思将自己的境况留给后人。

  “宁古塔”三个字,承载着三百多年的历史,而流人途经的“大石桥”目睹了世事沧桑。她听过流人的浅酌低唱和痛苦呻吟,也看到过长空飞雁和肥鱼硕米。到宁古塔的流人们创造了一个奇迹,人与人之间的一切利益冲突都消解在北国的风雪中,消解在对人生价值的重新确认里,这种消解实质上是一种融合。共同的境遇是不同人群间相互包容,形成了今天黑龙江文化的多元性的统一性。

 

上一篇:空山落叶起秋声——林蕴的忠烈及其他
下一篇:辛亥革命风云人物——瑞安籍同盟会、光复会会员护国军将领林摄
网友分享

站内搜索
相关文章
中国林氏宗亲网推荐榜
  • 世界林氏宗亲总会世界林氏网马来西亚林氏宗亲总会泰国林氏宗亲总会柬埔寨林氏宗亲总会新加坡林氏九龍堂自治会雅加达林氏宗亲总会福建省晋江市闽南比干庙林茂光将军专栏中国林氏站长博客浙南寻亲归祖
    欢迎提供宝贵意见東井圓佛會寻根网-中国专业寻根搜索网

     

热门推荐文章